1. 推廣 熱搜: 2019  地坪  科技  建筑節能  PVC  板材  有限公司  機械  互聯網  包裝 

      2018年09月26日VR體驗館為何都開成了“游戲廳(家具涂料)”?

         日期:2018-09-26     來源:鈦媒體APP    瀏覽:137    
      核心提示:十環網摘要: “嗚,嗚,就不嘛,我就要玩嘛……” 在福田某大型商業廣場內,一位小朋友在地上連滾帶爬,沖著一旁滿...。

      “嗚,嗚,就不嘛,我就要玩嘛……”

      在福田某大型商業廣場內,一位小朋友在地上連滾帶爬,沖著一旁滿臉尷尬的家長“撒嬌”,引起了不少顧客的注意。
      風景景觀圖
      自然風景唯美雪山景色圖
      孩子哭鬧的起因是想要玩“虛擬賽車”,而家長說什么都不讓,彼此僵持不下。

      順著那淚水汪汪的大眼睛瞄著的方向,懂懂筆記發現商場一層不經意間出現了一家剛開業的VR虛擬現實體驗館。聯想到近來在北京和深圳等城市的商廈里都涌現出了這類VR體驗館,難道在國內市場涼了許久的VR又卷土重來了?

      通過走訪,我們發現深圳一些商業廣場、綜合體里面,的確有不少VR虛擬現實體驗館剛剛開張或重裝營業,部分大型綜合體甚至會有兩三家體驗館展開競爭。

      如果是周末,經常會看到顧客在排隊等候,生意顯得十分火爆。而體驗的顧客基本上是小朋友居多,很多小孩子在現場員工的安排下,帶著頭盔在尖叫聲中體驗著所謂的前沿科技。

      卷土重來的VR體驗館,火爆的背后是因為VR頭盔技術更趨完善?還是VR內容市場又出現了創新?

      內容強調噱頭,硬件提升有限


      除了一小部分因為專業需求而購買VR頭戴式設備的群體,VR體驗店也被認為是VR市場的風向標之一。

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2017年國內VR體驗店約有3000家,主要集中在大型商場和購物中心內。2016年HTC還曾宣布要在大陸設立超一萬家“VR體驗站”。

      但是根據部分媒體的調查顯示,去年多數VR體驗店的經營狀況并不景氣,去年底到今年初,這類VR體驗店關停并轉的現象時有發生。與此同時,HTC所謂的萬家體驗店早已無聲無息,而且包括這家VR硬件設備廠家在內的整體市場,也在過去一年來呈現銷售不斷下滑的現象。

      根據IDC最近發布的AR和VR頭戴式設備出貨量報告顯示:2018年第二季度,VR頭盔的全球整體出貨量同比下降了33.7%;這其中,移動端VR頭盔的出貨量從去年Q2的100萬臺下降至40.9萬臺;外接頭戴式VR設備的出貨量同比也下降了37.3%;整個Q2只有獨立式VR頭顯出貨量出現一定增幅。

      那么,中國在全球VR設備與內容需求市場本就供需疲軟,這種態勢是否會在今年第三季度出現新的變化?

      “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,設備就沒有停過。”

      在羅湖一家VR虛擬現實體驗館打工的李曉峰(化名),正忙著為前來體驗的顧客演示設備穿戴,指導游戲玩法。

      他告訴懂懂筆記,體驗館是上個月剛剛開張的,雖然與上一代(設備)相比,硬件方面的進步并不大,但卻因為增加了不少諸如探險、槍戰、盜墓、太空等主題新穎的游戲內容,吸引了不少好奇的小朋友和中學生群體。

      至于體驗價格,也遠比上一代體驗館貴了許多。單次59元,只能夠體驗一輪不超過8分鐘的VR游戲。略貴的價格,卻依舊吸引了不少路過體驗館的低齡玩家,不少家長在孩子的懇求下,甚至還辦理了套票。

      “380元套票可以玩十次,相比起來劃算很多。”曉峰表示,如今的VR體驗館大多聚焦于低齡兒童群體,部分家長似乎也愿意讓孩子接觸這種新鮮的前沿科技。

      為了推廣,很多體驗館都會針對性的通過演示屏幕,展示大量游戲畫面,其中不少驚心動魄的視覺效果,吸引了很多路過的家長、孩子駐足觀看。尤其是看到體驗中的小朋友玩得如此開心,圍觀的孩子自然也會心癢不已。

      “我們也要讓家長理解,這種科技體驗站與游戲廳有本質上的差異。雖然看著都是玩游戲,但是家長會更愿意掏錢讓孩子體驗VR游戲。”曉峰坦言,目前的“蛋椅”等VR硬件設備,大多是由傳統游戲設備制造商代工生產的。

      實際上,與傳統游戲廳里的硬件設備相比,這些動感座椅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區別。只是商家多配了一套可以用于顯示三維影像的VR頭顯設備罷了,其機械性能,運行原理與游戲廳的類似設備幾乎如出一轍。

      “部分低端的VR設備,甚至是在電子游戲設備上改造而成的。” 曉峰透露,有些商家就是在體驗站外噴上“虛擬現實”等相關字樣,就成了站在前沿科技風口上的新興產物了。

      在北環邊的一家綜合體內,一口氣開了兩家VR虛擬現實體驗館的黃茂坤說得更加“直接”。他們連大型的VR硬件都不采購,直接在網上買了三臺Vive Focus VR一體機,然后把朋友游戲廳的“賽車座椅”拉過來就開業了。

      “本質就是游戲,但家長就愛吃科技產品這一套。”他告訴懂懂筆記,一間體驗館配備幾套頭顯,再買來兩塊液晶大屏幕用于外接顯游戲畫面內容。游戲主要自官方正版,單次體驗價格39元。而整體硬件投資(不算房租)大概也就在兩萬元以內。

      在暑期開張后,兩間體驗館平均每天就能帶來近兩萬元的營收。而其中絕大部分玩家,都是和家長一同來逛商場的孩子。有部分年齡過小的,甚至連頭戴設備的重量都支撐不了,需要在場員工協助。

      如今,很多家長認為用手機和電腦玩游戲是玩物喪志,但是虛擬現實卻是接觸前沿科技。一些商家也利用了家長這樣的心理,用虛擬現實這一概念,把游戲和科技之間的界限模糊化,讓家長樂意為孩子玩游戲而掏錢、辦卡。

      或許,偶爾體驗一下虛擬現實科技,娛樂一下心智無可厚非。但是隨著部分虛擬現實體驗館的火爆,一些商家開始掛起羊頭賣狗肉了。

      為吸引低齡玩家,引入游戲機“充數”


      在位于北京市北五環外的一家大型購物廣場內,一家虛擬現實體驗館正傳出一陣陣賽車的轟鳴聲。然而很多圍觀小朋友關注的焦點,并不是居中擺放著的大型“VR太空艙”。而是幾臺連接了液晶顯示屏、方向盤、操作手柄等外設設備的索尼PS4游戲機。

      “孩子都喜歡賽車、拳擊類的游戲,這個(PS4)完全可以滿足。”這家虛擬現實體驗館的負責人張先生表示,之前館內曾有賽車、太空旅行等主題的VR設備,也受到小朋友和學生黨的喜愛。

      然而,由于每臺設備出廠價格都在兩萬元左右,投資較大,再加上一些VR內容顧客看了幾遍也就失去新鮮感,再增加投資也不劃算。因此他便購買了諸如PS4等游戲主機,再輔以類似的外設擺放在體驗館內吸引新的玩家。

      “很多年輕人人喜歡,而且遠比賽車、冒險類VR內容受歡迎。”他表示,顧客追求的并非虛擬現實設備所帶來的視覺沖擊感,而是游戲內容本身。

      因此,只要是賽車、迷宮、涉及類內容就會受到歡迎,與是否為VR設備、前沿科技毫無關系。更關鍵的是,PS4游戲主機遠比大型VR設備便宜得多,只需數千元,即可組裝稱一套可玩性強的游戲設備。

      而在通州區某超大型社區的底商,懂懂筆記也看到了兩家擺放著傳統電玩設施的VR虛擬現實體驗館,且受歡迎程度遠比正兒八經的虛擬現實設備高得多。

      “做生意嘛,當然以受歡迎的方式為主。”一名店員表示,這些電玩設備是近兩個月剛增加的,為的是讓前來體驗VR設備的小玩家,有更多的選擇。

      “是有點掛羊頭賣狗肉,但是有需求不是嗎?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虛擬現實呀!家長帶著孩子來體驗一兩次VR可以,但是看多了也會乏味,帶孩子多累呀,正好讓小孩體驗一下別的,大人也抽空放松放松。”面對著懂懂筆記的疑問,店員表現得理直氣壯。同時指出有周邊的大型商場也有不少VR體驗館都是這么干的,并強調沒有強買強賣的現象,更不存在任何不妥的經營行為。

      相比過去,如今很多新出現的VR體驗館并不執著做成年人的生意。反而是想盡一切辦法,吸引低齡玩家,“綁架”家長掏錢買單。一部分虛擬現實體驗站,實際上也成了游戲設備進駐商業廣場、占據中庭位置的理由或噱頭罷了。

      那么,對于這種有名無實的VR虛擬現實體驗館,家長們又是怎么看待呢?

      體驗館成托兒“游樂園”,家長看法各異


      “只能繞路走,還有啥辦法。”

      家住梅林的康舒女士最近很是苦惱。自從樓下商業廣場中庭開了一間VR體驗館之后,兒子整天吵著鬧著要去那里玩。只要不依,就開始倒地撒潑。

      她告訴懂懂筆記,起初以為能讓喜歡科幻電影的兒子,接觸一下虛擬現實之類的前沿科技,但是讓兒子在體驗館玩過兩回游戲后,沒想到就此上癮了。

      “每次路過那兒,都會挑起他的興奮勁兒。”康舒坦言,她并不反對小孩接觸科技類新興事物,例如虛擬現實之類的體驗,確實能夠讓孩子增長見識。

      但這一類體驗館,怎么看都像是以游戲為賣點的娛樂場所,除了視覺刺激的幾分鐘,并沒有太多和科技啟發相關的內容。她感覺孩子除了沉迷游戲以外,并不能夠從中學到任何知識。

      “何況有不少游戲跟虛擬現實完全扯不上邊,但孩子就是喜歡。”讓她感到無奈的是,商家為了利用孩子“牽制”家長消費,不遺余力的用刺激感官的游戲畫面進行大肆宣傳。

      一些營業員不斷給路過的孩子和家長灌輸,這是體驗科技,與游戲廳有本質上的區別。更有不少家長不以為然,甚至是樂于把體驗站當臨時“托兒所”,掏錢為孩子“體驗”甚至辦理月卡。

      當然,并非所有家長都像康舒那樣,對這一類名不符其實的VR體驗館心存抵觸。

      家住東莞南城的何輝是一位80后爸爸,每個周末他都會帶著兒子到附近的VR體驗館玩耍。為了讓孩子玩的盡興,他甚至還辦了一張價值1500元的無限次卡。

      “哪怕就是游戲,兒子開心就好咯,又不是沒有節制嘛。”他告訴懂懂筆記,由于在超市買東西很枯燥,孩子通常不愿意去。因此每逢周末,他都會將孩子臨時“寄放”在這些VR體驗館,讓員工安排其體驗和玩耍。而何輝則和妻子到超市采購,待時間差不多再回來接上孩子。

      據他透露,自從商廈附近開了這么一家體驗館之后,就有不少家長都喜歡在購物時,掏錢讓愛哭鬧孩子在那玩耍。體驗館自然也就成了熱鬧的“兒童游樂區”和臨時托兒所。

      以“體驗科技”之名,這類體驗館解決了年輕父母在購物時不喜歡帶上孩子的苦惱。

      而VR作為一項新興技術,在2C領域更多的應用都是在游戲、娛樂領域。不少家長目前都接受了讓孩子拿著手機玩“農藥”是有害的,但是對于一些虛擬現實體驗館成了“游戲廳”,他們并不在意甚至鼓勵孩子參與其中。

      無論如何,曾經涼了的VR體驗館在國內的確卷土重來了,甚至還摻雜了一些2D游戲設備和內容。一位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包括索尼、HTC、Oculus等VR頭戴式設備都在降價,他們對于VR體驗店的形式肯定是支持的,因為能夠更大范圍地普及頭戴式設備的公眾認知度。“他們的硬件可以少賺錢,但是軟件不可能不賺錢,尤其是這幾家VR大廠的VR內容平臺,你如果仔細分析下載量和收入最高的部分,還是游戲內容。”

      如今,很多VR體驗館更突出了設備的技術迭代和進步,刺激的娛樂內容也更豐富了。但是與2016年興起的那一股VR體驗熱潮相比,目前的VR設備到底有多“科技”?想必很多經營者都知根知底。即便是不斷推陳出新的VR頭顯設備,在2018年又給用戶體驗帶來了哪些實質性的提升?

      一位網友在9月初Magic Leap One發布時,看到Helio應用中那只傳說中的“躍海鯨魚”后在社交網絡上寫了這樣一句話:忽悠了兩年,就是這么個東西,你們還打算忽悠多久?

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鈦媒體微信號(ID:taimeiti),或者下載鈦媒體App

       
      標簽: 游戲廳
      打賞
       
      更多>同類資訊

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推薦資訊
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 
      網站首頁  |  展會合作  |  認可標志  |  登錄|注銷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常見問題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
      无敌猪哥心水主论坛手